<nobr id="75fqe"></nobr><track id="75fqe"></track>

    1. <bdo id="75fqe"></bdo>

      背景: 字色: 字號: 雙擊滾屏:
      小說屋 > 都市夜戰魔法少男 > 一千零四章 守夜人們

      一千零四章 守夜人們

      作者:愿心不變 返回目錄

      漆黑一閃,漫長衣擺翻飛燃燒的痕跡劃過數千米距離!


      轟——


      一座座浮島在余波碰撞中墜落,無限開闊的演武場上能量轟鳴一刻不絕,


      無形幻影的風刃能將地面割出裂谷,真假難辨的幻術能讓人身陷不知,干擾心神、視野、移動力的諸多能力更是數不勝數,


      但解放強大的夜器,手上握著超過五米的巨大銀槍,幻象遮掩住高空上的眼線,黑眸右眼瞳孔亮著看穿事物的燦金,


      方然揮手投擲出銀斷龍牙,強大威能擴散出層層圓環中,在呼嘯中揚起熾熱神色,


      夭矯華美的月白弓身在抬手時出現,雷、凍、擊、砂、波...一張張在龐大魔能下本就強大的卡牌,


      在月神狩獵的能力下,變成一道道層級更高的光芒箭矢!


      甚至時不時還有一兩道副弦閃現...


      模擬場景最后的那次感悟,因為其中有著像是‘黑匣’般的部分,沒辦法拆分活用,所以這些‘基礎招式’,


      全都是方然自己,在每晚每晚一次又一次的幻境試煉中摸索出的。 一秒記?。鑤tps://www.xsw5.com


      記不清的倒下次數,數不完的失敗經歷,說不出的探索艱難,每一次咬牙強忍過的治療,


      最后全都變成了他每晚直面守夜人所延長的時間,


      在這個幻境里,逐漸蛻變成真正的A級上位...


      砰——


      身影翻轉的從空中落地,震出地面翹起,一次次交鋒中遠比最開始余裕,展現全部力量的強大身姿,


      方然握著月神狩獵緩緩站直身軀,右眼瞳孔燦金的黑眸,


      仰望著那塵暴席卷的颶風龍卷,再一次逐漸赤紅成通天的火柱,磅礴與震撼的光景里,


      誕生出上百米朱紅的神鳥!


      再次直面這始終無法逾越的考驗,方然輕輕的深吸了口氣,然后...


      臉上彌漫起囂張熾熱!


      一腳踩在面前翹起的巖石上,月神狩獵解放成比他還高的巨大弓身釘在地面,已經熟悉了的感悟在心間升起,


      ‘無限’涌入,自然、狩獵、豐收、死亡...所有神職權能依次亮起,迎著盤旋到通天火柱頂點飛下的朱雀神鳥,


      他拉開魔能明耀十二重夜器弓弦!


      月暈歡騰映亮方然這一瞬的側臉...


      然后整個幻境都光線暗淡,如同掀起夜幕,一道星芒箭矢貫穿整個世界,


      在一聲高亢的鳥鳴中,那拖著朱翎尾羽的美麗神鳥重歸火焰,強烈到只剩光芒的能量碰撞中,


      通天的火焰風暴與箭矢都消失不見,


      整個人一下子有些脫力的喘息,方然黑眸微微愣住的不敢相信,第一次在戰斗開始后再次見到‘千面’身影。


      而與此同時,


      仙山深處,幻境之外,


      圍繞著表面正亮起無數光紋玄陣的無字石碑,也站在一處玄陣光芒之中,千面像是突然回過神的啞然失笑:


      “好小子,竟然成了!”


      而隨著他話音落下,附近另一道聲音響起,


      “那還不是你對他一直手下留情,翻來覆去就用那么幾招,你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手段都跑哪去了,”


      只是看似年邁,語氣輕飄飄說笑的老者,看著玄陣投影上剛才幻境中的盛大一幕,嘴角勾起一抹捉弄的笑意:


      “要我說,就得多算計算計這小子,讓他知道什么叫做人心險惡?!?


      假如此刻方然也在的話,立馬就能認出來此刻說話之人,就是幻境中使用符咒,戰術多變、讓人防不勝防,


      在戰斗中已經充分教會他什么叫做‘人心險惡’的那位老者。


      “千面那是在為了考驗,你們倒好,一把年紀了還和孩子認真,一點長輩風范都沒有?!?


      一身古韻的素裙婉約,氣質如水已經看不出年紀,幻境中對方然最溫柔的女性長輩,看著身邊的幾人眼神嗔責,


      “欸,水澹,你這話就不對了,我那是為了方然小伙好,怎么能和朱紋這家伙一樣呢,明芒你給評評理?!?


      老者之外,某個特意回來的熟悉身影,頓時義正言辭的辯解,把自己摘了出去,同時看向一旁溫厚儒雅的中年男子,


      對方對此只能無奈笑笑。


      “哼,那沒個正行的臭小子,和方術使一個樣,就得好好收拾才行?!?


      但凡入場,就是一力降十會,掏出各種玄器追著方然一頓胖揍,天工雙臂環抱根本沒有否認的直接一哼,


      而沒有開口,庸土只是看著玄陣投影中的方然,看著他和自己第一次見到的模樣,


      已經大有不同。


      “不過,這算是出師了么....”


      在幻境中操控著陣芒百變,被稱作明芒的守夜人,望向玄陣投影中的青年之姿,似有感慨的這么輕聲開口,


      “出師....么.....”


      而聽到他這句話,千面手指摩過一節節骨扇,合上眼簾,像是在回憶。


      “我們有多久...沒有這樣教過誰了...”


      子夜仙山深處,圍繞在無字石碑之前,守夜人們的身影一時都是沉靜無言,像是想起了某些相同的記憶,


      曾經...教導著下一輩那些身影們各種技藝的回憶...


      幻境本身其實是不會安排對手這種事物的。


      時間流逝,歲月更改,


      那一代的晚輩前赴后繼的倒在自己的道路上,他們這些長輩卻還留在這里,


      因為他們是守夜人。


      他們對此無怨無悔。


      但對于最近突然來到這里的‘小家伙’,從一開始的觀望,到慢慢每個人都選擇出手,這其中究竟有多少是出于對過去的緬懷,


      或許,


      只有守夜人們自己知道...


      “這是個好徒弟?!?


      無言稍久,朱紋帶著滿意肯定的低低一笑。


      “認真、勤奮、肯吃苦、目標明確,看不到迷茫,最難得的還是那股燦爛的純真心性,”


      明芒看著玄陣投影中仍舊沒有放松警惕的方然,一一數著他所觀察到的答案,一月雖短,但對守夜人而言已經足以看出很多東西。


      “他確實沒有天賦,但骨子里的韌勁足夠彌補?!?


      “是啊,我最開始還想著他要是撐不住,就減些藥力,可沒想到這孩子這么犟,倒是沒浪費我那些藥材...”


      而且心地也善良,能讓那么多小家伙都喜歡他...


      想著每晚藥池邊的景象,水澹也是看著這個自己最疼愛的晚輩一直關照的孩子,綽約輕柔的笑著在心中補充。


      “源初者出身,卻沒有被強大力量蒙蔽雙眼,邁開腳步后一直在嘗試將其掌握,為此一天只睡一個多時辰...”


      大叔...不,這里該說是青釭,作為眾人中最早就見過方然的守夜人,他最清楚曾經那個普通的青年,


      在一次次事件中,在短短時間里沒用任何人開導,自己就找到了方向,成長蛻變...


      “就這樣,他第二天還要完成你的各種要求,天工你偶爾也夸夸他怎么樣?!?


      “哼,那一天天就知道耍寶鬧騰的臭小子,在鑄器上一點天賦都沒有,”


      聽到他這么說,天工雙臂環抱的出聲,想著每天大殿之內最能折騰、總給自己搞出點幺蛾子的‘源頭’,


      他沒好氣的粗聲一哼:


      “烤羊肉串倒是學得挺快?!?


      而聽著天工這分明連鑄器天賦都看過,卻還是口是心非瞧不上眼的話語,幾位守夜人都是相顧一笑...


      “我們這算不算是共同教出了一個徒弟?”


      “呵,這世代最強的后繼者果然還是我們子夜出去的人...”


      ...


      在一眾守夜人們久違的笑談之中,千面看著身旁的庸土,骨扇遮面的輕然一笑:


      “你不告訴他有關荒川的結果么,我能感覺到,那始終是壓在那孩子心上的一道枷鎖?!?


      庸土聞言只是默然,然后輕輕的搖頭,仰視石碑上的玄陣投影,長衫負手。


      “或許不該由我來說?!?


      對于這個答案,也是并無意外,千面搖頭一笑揭過話題,重新回到眼前幻境的事上,


      看著對于自己突然消失,以為又是什么攻勢、不敢輕舉妄動的方然,他突然露出饒有趣味的神色低笑:


      “雖然考驗完成,但預防好高騖遠也是一環,不如我們最后一起上給他個驚喜如何?”


      這毫不掩飾的捉弄意味,讓剛才還沒說他的水澹無奈啞然,而另外朱紋、青釭則是都露出長輩的壞笑,


      打算好好教教某個后輩‘雖然剛練會新招但別以為自己無敵了’的珍貴道理。


      但就在這時,


      腳步聲從守夜人們的身后響起。


      一道俊逸的‘年輕人’從樹影中緩緩走出,


      “這可真是....”


      都是回首望去繼而微微訝然,在看到來人是誰之后,千面有些意外的輕笑著詢問:


      “閣下,你要親自出手么?”


      那來人點頭確定。


      無限開闊的演武場之上....


      維持著自己最強狀態的方然,在發現‘千面’沒有發動襲擊之時,看到一個自己從沒見過的身影出現在了幻境之中,


      那是一道容貌未明但年輕飄逸的身影,他手上握著一柄赫煌古劍。


      誒,那不是....???


      黑眸鎖定中,第一時間認出那柄劍自己在哪見過,方然在這一瞬的出神間,只看到對方平靜的抬手拔劍,


      然后...


      一股讓自己渾身戰栗、指尖發涼的氣勢轟然擴散在天地之間?。?!


      黑眸睜大到極限,感覺渾身上下連動都動不了一下的這一刻,


      方然不可置信的看著那道身影,橫掃出一道劍芒劃過自己頭頂高空,展開如同天穹般雄偉的異象...


      日本一级特黄大片不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