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75fqe"></nobr><track id="75fqe"></track>

    1. <bdo id="75fqe"></bdo>

      背景: 字色: 字號: 雙擊滾屏:
      小說屋 > 網游之王者再戰 > 1756 勇氣

      1756 勇氣

      作者:遺忘之志 返回目錄

      “哈哈哈哈哈哈!看那家伙!看那家伙!”


      指著魔法屏幕里顯現出來的畫面發出了一陣大笑,捂著肚子的段青隨后抹了抹自己因為大笑而擠出眼角的淚水:“這么多五大三粗的壯漢一起去伺候這個家伙,最后的畫面肯定無比慘烈吧?”


      “我倒是沒看到他最后是怎么被揍的?!币琅f一動不動地躺在石床上,回答出聲的雪靈幻冰此時也顯露出了一抹無可奈何的面容:“我也沒有想到這家伙會做出這樣的反應——他以前的膽子有這么小嗎?我怎么沒有這樣的印象?”


      “當然是因為我稍微嚇唬了他一下?!币琅f保持著笑得前仰后合的模樣,段青拍著大腿繼續回答道:“雖然說是鹿型,但魔法投影依然還是魔法投影,那鹿還是可以把我的表情和視線模擬得非常真實的,所以……唔?!?


      “或許在那個家伙的眼里,我當時的視線比較鋒利吧?!闭f到這里的灰袍魔法師眼中閃過了幾分奇異的光芒:“我當時是用什么樣的表情和視線看著他的呢?是恐嚇?還是鄙視?”


      “你確定是因為你使用了眼神殺的人,而不是伸出去的兩只蹄子?”雪靈幻冰毫不客氣地打斷了對方裝模作樣的動作:“我還以為你想攻擊那個家伙呢?!?


      “魔法投影和幻象哪里來的攻擊力?至少娜希婭留下的這些操作程序里面沒有?!倍吻酂o奈地攤了攤自己的雙手:“本來我還做好了另外的準備,想要等這一招失效之后再使出來的,不過現在應該是用不到了?!?


      “但是這樣一來,我們與雅塔族就算是正式結下了梁子呢?!蓖胺降哪Хㄆ聊恢幸琅f沒有平息的那片紛亂不已的畫面,雪靈幻冰逐漸板起了自己的臉:“無論明清和他背后的什么勢力有沒有因為此次的事件而受到損傷,那些被你吸引過去的部族閑散戰士一定會被納入雅塔族的黑名單的,或者——”


      “或者更多的人?!秉c了點自己的頭,接著對方話音說下去的段青隨后也抱起雙臂轉過了身:“沒錯,這才是我們想要的真正結果?!?


      “橫貫在這些草原部族之間的明顯的差異——那些家伙們應該已經認識到了?!?


      他回望著依舊還在聚落的帳篷之間雞飛狗跳的那些人影,最后再度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屬于他的投影也帶著他那再度揚起的聲音,出現在了雅塔族所在的那片草坡高地的上空:“好了,差不多該結束這場鬧劇了吧?!? m.xsw5.com首發


      “被神使所看上的神選者們,不要再繼續侵擾這些部族的聚落了?!贝碇吻嗟幕疑Хㄅ墼谶b遠的上空不斷漂浮舞動,將在場所有停手之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吸引了過來:“神使不希望看到你們因為這樣的理由而產生更多的傷亡,所以便派我過來進行宣布:今天的狩獵比賽就此結束?!?


      “結束了?”依舊還在四處戰斗的那些參賽部族戰士們紛紛停手抬頭的景象中,一道自然而然的疑問也第一時間升起在了人群之內:“可是我們之前的狩獵成果——”


      “神使大人已經有了決斷?!倍吻嗟穆曇暨m時地回答道:“既然狩獵比賽被其他的原因所終止,今天的成績計算也只能作罷?!?


      “在場的每一位戰士,都將成為晉級者?!?


      他用肅穆的語氣宣布出了這個結果,然后迎接著場下瞬間響起的歡呼聲繼續說道:“諸位大可回去好好休息,神使的眷族會用更多的美酒和美食來招待你們,當然——用的是你們狩獵而來的野獸和魔獸?!?


      “這,這樣真的合適嗎?”無數歡呼聲與雅塔族守衛們不明所以的視線中,其中一些參賽的部族戰士們還是發出了自己的疑問:“那些已經獵到了魔獸的人,還有我們這些沒有獵到任何獵物的人……這樣的結果不是很公平吧?”


      “在美食的分享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倍吻嗦曇魷睾偷亟忉尩溃骸爸灰獙ι袷沟膶捄昱c大度保持足夠的敬意,對那些出力為你們提供食物的勇士們報以足夠的感謝,神使便可以容許你們繼續留下來?!?


      “更重要的是,你們在這一次的事件中展現出了令神使為之欣慰的品質?!彼f著這樣的話,同時將目光放到了聚落周圍的其他方向:“在神使看來,你們從未輸給過眼前的這些大部族的戰士們?!?


      “你們這些在他們口中被稱為‘二流’、‘三流’的草原族人,擁有著不亞于他們的力量和意志?!?


      傳揚開來的話音讓在場的聚落四周再度陷入了片刻的沉寂,只有那漂浮在空中的段青的投影依舊顯得明顯而又清晰:“神使就是看到了這一點才會打開神域,并舉辦了這一次的甄選儀式呢?!?


      “……沒錯?!?


      率先打破了這份沉默,其中一名站在人群中的部族戰士也率先舉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我們拓拉曼族從未認為我們是什么下等部族,雖然我們人數稀少,但我們依然認為我們部族的人有資格可以進入這片草原,進入豐饒而又美麗的神山?!?


      “我們幼喀族也是如此!既然我們部族沒有能力去和那些中央部族一較高下,那就讓我一個人出來與你們一較高下吧!”


      “烏蒂族從未認為過我們是什么‘二流’部族,那一切都是所謂的大部族刻意安放在我們身上的稱呼!他們想用這樣的方式來欺壓我們!讓我們失去反抗他們的信心和勇氣!”


      “大聲地告訴他們,草原上的男兒最不缺的是什么?”


      嘈雜的吵嚷隨著這道齊聲的大喊而匯聚在了一起,與之相伴的還有無數部族戰士振臂而舉的歡呼,那振奮的聲音最后也轉化成為隨風旋轉飛舞的聲浪,一同飄向了中央草原周圍的每一個角落當中。


      “勇氣!”


      ***************************


      由段青暗中引導的這場狩獵比賽便是在這樣的結果中暫時落下帷幕,造成的影響卻非常深遠且難以估量,那齊聲的吶喊也帶著發生在這里的故事一起,以最快的速度傳到了中央草原上的每一個部族的耳中。沒有作出更多的阻攔,雅塔族的守衛隨后也任由這些氣勢高漲起來的部族戰士們返回到了石臺周圍的帳篷聚落,只不過陪伴著他們一同返回聚落的,還有那些已經開始滿天飛的胡亂猜測與流言蜚語。


      當然,這些渾不在意的閑散戰士們本人對這些流言蜚語根本不會在意,在意的只有那些暗中還在這片草原上計劃著什么的隱藏人士,以及表面上還在參加巴里什大會的各大中央部族們。


      “你們的那番言論,是不是不太合適?”


      坐在彌提翎的中央帳篷內,名為雅祀的壯祀族年輕族長此時也正面對著被他邀請而來的段青的投影——因為對方聲稱自己依舊很忙的緣故,兩個人也只能商定用這樣的方式相見了:“我們和那些小部族之間根本就沒有這么大仇恨,為什么要煽動參加你們那邊的人與我們對立?”


      “煽動這個詞用得還是太過分了一些,我們說的只是實話而已?!倍吻嗟耐队霸诎察o無比的帳篷中也顯得非常閃亮:“讓更多有價值的人在我們的甄選儀式中嶄露頭角——這一直是神使大人舉辦此次比賽的初衷啊?!?


      “即便如此,這種話也不適合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币欢坞y言的沉默之后,雅祀再度搖了搖自己的頭:“這會對我們中央草原諸族的威望產生很大的打擊?!?


      “抱歉,我倒是沒有考慮過這一點?!倍吻噍p笑著回答道:“不過以神使大人的立場,她多半也不會考慮你們這些大部族的想法就是了?!?


      “……那還要仰仗使者大人在神使大人的面前多多美言幾句?!?


      微微地松了一口氣,低頭思索了一陣的雅祀族長也再度抬起了自己的頭:“居住在神山上的神使和其他居民們一向不怎么習慣將我們這些渴望進入神山的人放在眼里,但此次的這位神使或許會有所不同,若是她的經歷和她的想法都如此接近我們這些草原族人的話,將我們這些大型部族考慮在內應該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才對?!?


      “沒錯,我也是這么認為的?!蓖渡湓谇胺降亩吻啾砬橐沧兊脟烂C了幾分:“不過根據我們現有的觀察,你們確實在力量的比拼上占據更多的優勢,所以神使大人自然會對那些弱小的一方拋出更多的憐愛,這也是一種公平的體現呢?!?


      “若是只以力量進行比拼的話,我們自然有那個自信戰勝我們面前的所有敵人?!苯又f出了這樣的話,雅祀族長的視線卻是轉向了帳篷的周圍:“但是包括我們在內的中央諸族都認為,神使所采用的比賽方式和甄選方式,是否對他們太過兒戲……溫柔了一些?”


      “怎么,你還想對神使的甄選方式提一提意見?”段青直視著對方的臉:“隨著時間的經過,前來報名參加選民爭奪的草原戰士們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多了,為了給那些被你們和他們自己的部族所拋棄的家伙們更多公平的機會,神使大人自己也算是絞盡了所有的辦法?!?


      “難道你和其他的族長覺得,我們的比賽方式比你們的那種‘把所有人放在一起打架’的決斗模式還要落后和簡陋么?”


      把所有人放在一起打一架——這是前來參加的那些各個部族的閑散部族戰士們逐漸口口相傳的一種半開玩笑的說法,已經在薇爾莉特的安排下進行了幾輪異空間戰斗的他們也逐漸適應了己方的戰斗模式,同時開始對老舊而又緩慢的巴里什大會“集團決斗”的模式嗤之以鼻了起來。盡管這樣的鄙視鏈是否真正成立還有待商榷,這種說法是否是來自這些被排擠的小族落群體對大型部落群體的報復也猶未可知,但在本就高度集中、幾乎天天都可以見面的這片中央草原之間,這種比較還是成功地成為了兩方比賽當中大部族與小部族暗中較量的談資。


      尤其還是在小部族一方的幾個代表性勢力節節勝利的現在,這種“比較”也就變得更加頻繁了。


      “聽說那什族與那柯族的人在你們那邊又獲得了新一輪的勝利……嘿,如此令人意外的結果,難道你們這些族長們還可以安然置之么?”


      “當然沒有,事實上,有著你們和你們神使的委托在前,我們對這幾個部族的監視已經完全展開了,只不過現在還沒有發現什么異常,他們的勝利完全是靠著他們自己的獨特戰法得來的?!?


      “你看,越來越多的小部族正在崛起,即便是沒有我們和我們神使存在,這個過程也是必然吧?!?


      “那他們也會前來我們巴里什大會這邊,而不是你們的那個奇怪的比賽空間里,若是他們真的可以在大會上戰勝我們,我們自然也愿意奉他們為中央部族的成員,不是么?”


      “好吧,看來這件事還有待商榷?!?


      歪了歪自己的腦袋,投影在帳篷當中的段青終究還是放棄了想要與對方展開的理論:“我會將您和其他諸位族長的意見及時轉達給神使大人的,屆時還請她來決斷便是?!?


      “接下來還有很多比賽等著我們來主持,所以——”他拖長了自己的聲音,那魔法投影的光亮也在雅祀的面前漸漸開始消失:“如果沒有其他要談的事情的話,恕我先行告辭了?!?


      “這段時間一直是你在露面呢?!秉c著頭目送著段青離開,名為雅祀的年輕族長下一刻卻是忽然問出了這樣的話:“雖然覺得不太可能,不過我還是多說一句:若是神使大人遇到了什么麻煩,需要在下和壯祀族幫忙的話……”


      “當然沒有?!?


      聲音迅速地回答了對方的問題,段青半轉過身的側影上顯現出來的目光也變得無比犀利:“神使大人目前狀況好得很?!?


      “你們就不用擔心了?!?


      日本一级特黄大片不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