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75fqe"></nobr><track id="75fqe"></track>

    1. <bdo id="75fqe"></bdo>

      背景: 字色: 字號: 雙擊滾屏:
      小說屋 > 陸先生,愛妻請克制 > 第1254章 今晚就弄死你

      第1254章 今晚就弄死你

      作者:君子來歸 返回目錄

      能想到,董斯年是對董斯騰有意思呢?


      董斯騰是真的想破腦袋,挖空心思都萬萬沒想到董斯年居然對他有這種齷齪的心思!


      也幸好董斯騰沒有因一時意氣用事,怒罵董斯年,不然他今晚又得被暴打一頓,又要痛昏過去了。他沒有看到,董斯年眼底溢出的寒意。


      只要董斯騰敢說錯一句話,董斯年眼底的寒意就會溢滿出來,他會忍不住暴打董斯騰的。


      他無法忍受董斯騰因為一個女人,而罵自己。他瘋狂嫉妒、吃醋,又怨恨無比,像一個毒婦,悄悄吐著蛇信,在考慮要不要毒咬董斯騰一口,又或者,索性跟董斯騰同歸于盡算了!


      董斯年的心理很偏激。


      此時的董斯騰,還不知道自己機智的逃過了一劫。


      他的沉默,成功的沒有激怒董斯年。而他則還在苦惱,自己是否太過軟弱了,他居然……有點懼怕董斯年!


      大家同是男人,又是從小就一起相處的兄弟,他還比董斯年年長呢,他怎么能懼怕董斯年?


      這要是讓董斯年發現了,他得多丟人?


      董斯年看著還算乖順的董斯騰,忽然突兀一笑。 m.xsw5.com首發


      他這一笑,表情溫柔似水,雙眼也含情脈脈的,董斯騰感覺莫名其妙,心里直打鼓,又驚又怕。


      董斯騰往后退,董斯年就一點點靠近他。


      這雙人床很大,董斯騰企圖從另一邊下床,卻還是被董斯年捕捉獵物般,給逼到了床上的角落。


      背后是墻壁,而面前則是董斯年,這讓董斯騰有一種被黑暗籠罩的壓迫感,壓得他幾乎要喘不過氣來,鼻息之間了,全是董斯年陰冷的氣息。


      董斯年就像是一條毒蛇一樣,詭異的盯著他喉結脈搏,隨時都要湊上來,狠狠要他一口。


      董斯騰緊張得開始呼吸不穩。


      他悄然握緊雙手拳頭,準備在董斯年靠過來的時候,進行自衛反擊。這一次,他說什么也不要再被董斯年壓在身下欺負了。


      他不是女人!要做這種事,董斯年就找女人做去!


      他沒有這方面的傾向!


      就當董斯騰準備好奮力一搏的時候,董斯年突然微笑問他:“你和舒曼麗上過床嗎?”


      董斯騰:“……”


      這是什么跟什么?


      董斯年怎么突然問起他這個?


      變態的腦回路,董斯騰表示不懂。


      “你上過她嗎?”這一次,董斯年問得更加直白。


      董斯騰的臉龐上,除了露出尷尬,還泛起了薄紅。


      董斯年笑著伸手,癡迷愛憐的撫摸董斯騰的臉,才輕輕摸了一下,就讓董斯騰給打開了他的手。董斯年也不計較,還是寵溺的對他笑。


      董斯年知道,董斯騰一直是個初男。


      在董斯騰以往交往過的女朋友里,他們始終沒有發展到最后一步。當然,這其中也有董斯年破壞的成分。


      不管董斯騰和哪個女人交往,董斯年都會在背后搞破壞,甚至威脅警告哪個女人。如果這個女人,再不識相離開董斯騰,董斯年就會對她下殺手。


      所以,董斯騰自成年以來,就沒有談過一段真正順利的感情。


      每一段感情,都在他不知情之下,被董斯年給攪黃。他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太過普通,沒有吸引異性的魅力,所以交往的女朋友最后都會選擇拋棄他?


      他為情所傷,甚至還跑去找董斯年安慰,讓董斯年陪他喝悶酒。


      誰能想到,董斯年就是害他沒女人敢要的罪魁禍首!


      要是董斯騰知道了,肯定是要氣瘋的!


      “你究竟有沒有上過舒曼麗?”董斯年再次重復問董斯騰。


      這時,他伸手,曖昧的摸了下董斯騰的身體。


      “你干嘛!”董斯騰反應激烈了起來。他往后縮,身后缺是一堵墻,他只能慘兮兮的蜷縮著自己,又雙目裂眥的怒瞪董斯年。


      試圖用眼神,威嚇董斯年。


      然而,效果不怎么樣的。


      董斯年溫柔低笑,手轉而摸上董斯年的臉,然后用力攫住,陰陰的冷笑道:“你要是上過舒曼麗,我今晚就弄死你!”


      董斯年一臉似笑非笑,眼神陰惻惻的,手勁很大,攫住董斯騰的下頜骨,有種要捏碎他骨頭的錯覺。


      董斯騰就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的!


      這個變態,瘋子,畜生!


      董斯騰在心里,怒罵董斯年。他想過要和董斯年拼命的,可是,直到董斯年輕而易舉就扣住他雙手自由的時候,他的心里開始打退堂鼓了。


      雖然這樣很窩囊。


      雖然這樣很不像一個男人。


      可是,當董斯年開始解開董斯騰的襯衫衣扣,董斯騰的心理防線開始全面崩潰了。他的聲音帶著哭腔,顫抖道:“沒有……我沒有和舒曼麗上過床,我沒有碰過她!”


      “真的?”董斯年忍著笑意,陰陰冷冷打量著董斯騰的表情,問:“你沒有在騙我?”


      “真的!沒有騙你!”董斯騰咬著牙,用力強調。


      然后,他目光誠懇的看著董斯年,幾乎是求饒的語氣:“你相信我?!?


      董斯年不動聲色的勾唇,他近乎憐憫的摩挲董斯騰臉龐的曲線,指尖一路下滑,停在他敏感的喉結上。


      董斯年愛極了董斯騰的喉結。


      他愛不釋手的摸了兩下,感覺到董斯騰在澀澀發抖,才滿意的收回自己的手,笑問:“可是,我怎么聽舒曼麗說,你和她做過了呢?”


      “她還有可能,已經懷上你的骨肉了!”說這話的時候,董斯年臉上陰柔的笑意,微微冷淡了幾分。


      有種在居高臨下,考察董斯騰的感覺。


      饒是董斯騰再愚鈍,也察覺到董斯年在生氣了,他這個時候如果還想再逞男人的勁兒,和董斯年唱反調的話,無疑是自尋死路。


      董斯年會弄死他的。


      他要不就是在床上,要不就死在董斯年的暴力之下。


      橫豎都是斯,董斯騰還是想活著的,就算屈辱的活著,也總比屈辱的死去好吧?


      何況,他真的沒有碰過舒曼麗。這一切,都是舒曼麗的謊言。


      從一開始,舒曼麗就在算計他。那次在酒店,酒后亂性,也是舒曼麗設的圈套。


      日本一级特黄大片不卡视频